大张口的刘浪会做人,来驻地视察的将军们每人

“那刘浪又是怎么装备得起这样昂贵的机枪,我听说,他全团2000多人,就装备了三十多挺,按他的价格算,怎么说也得四十万银洋吧!他一个月薪几十大洋的上校团长,他是怎么支付的?”光头大佬怒气冲冲地开始算账。
 
    “咳咳,格鲁诺夫博士在重庆生了场大病,恰恰被刘浪的父亲所救,为了报救命之恩,格鲁诺夫跟刘浪签了三年的合同,在此期间,他所有的研究成果刘浪可以免费使用。”王世和不仅有些尴尬。
 
    一个第三帝国的精英博士来了中国,不仅没有被当成上宾,反而从南京去了重庆还被一个土财主救了条命,最后拿着价值万金的设计来找政府要钱,这的确有点儿太打脸了。
 
    诧异至极的光头大佬显然没听说过这个典故,惊愕之下一问。
 
    “这帮愚蠢至极、鼠目寸光之辈,误国误民。”终于问清其中缘由的光头大佬差点儿又砸了茶杯。
 
    “即使如此,也没办法,不过,刘浪开出清单上的那个子弹消耗量,果真如此巨大?”光头大佬终究还是压下心中的愤怒,继续问道。
 
    “是的,据北平内亲自试验过该枪的关志道对此枪的描述,该挺机枪射速高达每分钟1200发,如果射手技术精湛,甚至能达到1400发每分的急速,几乎是马克沁重机枪理论射速的2倍以上。所以罗文裕第一战,太过急于攻克关口的铃木美通的第四旅团才吃了个大亏,仅一次攻击,就损失士兵高达三千余人。”王世和点点头,一脸郑重。
 
    光看着日军这个伤亡数字,他就能想象出这挺高射速机枪的可怕。三千余日军的数目,那可是拥有整整五万大军的第二十九军数日战斗的成果,却在这挺机枪瓢泼大雨般子弹的威视下,一战而殁。
 
    对于同样出身于黄埔一期未来会成为国军总司令的那位关姓少将,光头大佬应该还是很信任的,点点头道:“志道领兵打仗很有一套,既然他说是这样,那就没错了。每分钟一千二百发,那一场战斗就得备弹五千发,一个营如果配十挺,那就得五万发。。。。。每发子弹造价若干?”
 
    “每千发150银洋。”王世和有些牙疼的说道。
 
    这才是刘浪真正黑心的地方,因为他说得很明白,经过实战检验,那款高射速机枪还是暴露了不少问题,为了改变新式机枪携带子弹量少和精确度的缺点,他将会改变口径,使用和日军三八式步枪类似的65MM小口径尖弹。
 
    一千发150,一万发可是1500。而且账还不是光头大佬那么算的,一场战斗下来,一挺机枪少说也要用上万发子弹,那几乎就是一个连的士兵所用的弹量,一个营十挺机枪,打一仗就要用去一万五千大洋。
 
    那如果是一个团,一个师呢?国军,可有二百个正规师,光想想,王世和就觉得,政府可能会被这种可怕的机枪搞破产。
 
    至于说,自己能不能生产小口径子弹,刘浪说了,那如果出了故障,概不负责。那意思分明就是说,不想花钱行,那有可能你买过去的一万多银洋的玩意儿会成废铁。
 
    这会儿光头大佬也估计是回过味儿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师生二人看着清单上最后一行数字集体陷入了沉默。
 
 第501章 都吓萎了(月初,求求订阅和月票)
 
    用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是大事儿,可是,没钱的人呢?那当然不这么想。
 
    之所以急着和日本人谈判,可不就是因为钱闹的嘛!支撑着北方战事和南方“剿匪”的南京政府民政部这会儿都在高喊破产了,哪有钱来采买这样生生把大洋打出去的玩意儿?
 
    如果说钱,其实现在的光头大佬可不那帮手握重兵的大佬们多多少,甚至这会儿比坐拥一隅的阎老西那样的还要穷上那么几分。
 
    按照这种机枪的射速,每分钟都能打出去150银洋,堪比一枚150口径的榴弹。可别说什么二百个师了,就是一个师,光头大佬现在已经觉得,还是用捷克式和马克沁吧!好歹,是两挺机枪,都还比不上那一挺败家。
 
”见老头子的语气,王世和自然也就明白他的心意,顺着光头大佬的意思说道。
 
    “那就把这事儿先放一放吧!刘浪的独立团也属于国军的部队嘛!”光头大佬点点头,“让北方军事委员再给刘浪通电,让其早日回返北平,早日举行建功将士的授勋大会以安民心。”
 
    “是。”
 
    这边,刘浪用高昂的报价“吓”退了民国领袖。
 
    那边算明白过帐来的将军们也基本放弃了配置这款高射速机枪的打算。这玩意儿虽然好,但价格太夸张不说,打一场仗下来大家伙儿就得被这机枪打破产。
 
    不过迟大奎很显然要比喜欢狮子大张口的刘浪会做人,来驻地“视察”的将军们每人都没白来,每人人走的时候送了五十杆三八式大盖外加一挺歪把子及一万发子弹,另外还有五具日式掷弹筒外加三箱子制式榴弹。
 
    这完全就是一个步兵排的制式装备了。
 
    而且日军的掷弹筒可是个好玩意儿,算是整个二战中日军军工最出彩的装备了,和日军打了这么多仗,国军可没少吃这玩意儿的亏,五具掷弹筒完全可以压制五挺机枪,绝对的好东西。
 
    怎么说呢,这个礼物可不轻,要知道,他们这可是十二三号人呢!人家独立团这几乎是送出去了可以装备一个步兵营的武器。
 
    人情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暖人心那。人家这分明是居功而不自傲,同时也表明了先前的那个报价绝对没有讹诈人的意思,若是那样,这价值二十万银洋的装备人家不给你,哪怕你是中将少将也只能掰着眼看着,拿人家中央军没办法,人家又不归你管?
 
    现在谁不知道某胖子上校硬是连当十道命令撤退的金牌?那也是一个混不吝的主。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个人情一放出去,大佬们也没人再拿机枪和子弹太贵来挑刘浪的毛病了,反而纷纷在告辞之际让迟大奎转告还在“养伤”中的刘浪,希望他回北平之后一定要多多走动,如此云云。
 
    反正不知道是不是真心,但面上可都是情真意切,迟大奎差不多都信了。
 
    国军这边消停了,日本人那边其实也偃旗息鼓了。
 
    无孔不入的日军间谍是厉害,刘浪的报价清单到了南昌行辕没多久,就也摆上了日军大本营陆军省的会议桌上。
 
    毫无疑问,一向扣着腚眼儿吮指头以吝啬著称的日本高层们在看到那天量子弹的消耗之后,就把搞回一挺中国人新机枪来仿制的计划丢进了垃圾桶。
 
    巴嘎雅路的开玩笑吗?为了节约资源,哥们儿连最有力的近战武器冲锋枪设计图都丢进了垃圾桶,你让哥们儿去搞每分钟就要打出一千多发的机枪?有这钱哥们儿还不如多召几个渔民上战场当炮灰呢!